• 到户就不是计划经济,统一经营坚持集体的是计划经济。 2019-07-15
  • 五师九○团公开竞价销售2100吨机采棉花副产品 2019-07-09
  • 越南的推墙带路党已成气候,到了尾大不掉的程度。 2019-07-09
  • 为什么最早的货币出现在中国? 2019-07-08
  • 凤凰古城端午抢鸭子大战引万人围观 2019-07-08
  • 四川达州一商贸城遭遇大火 40个小时后仍未扑灭 2019-07-04
  • 石家庄、定州大沙河惊现3公里“垃圾带” 2019-06-30
  • 回复@跟踪追击:咱从来没认为西方民主有什么好! 2019-06-30
  • 端午将至,我们更加要严格自律,不能趁过节之际搞吃喝送礼、公车私用、公款旅游等,要严防不正之风反弹回潮。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,安分守己,加强自我管理和监督,严格遵守 2019-06-29
  • 湖北城镇公厕建设技术导则出台 每平方公里应有3到5座公厕 2019-06-28
  • 黄淳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6-28
  • 青海100个最美观景拍摄点 2019-06-19
  • 安徽秸秆综合利用引来“金凤凰” 两天签下275亿大单 2019-06-09
  • 证监会:广东科茂林、北京翰林航宇IPO涉嫌违法违规 2019-06-09
  • 云阳神秘迷宫9月迎客 2019-06-08
  • 贵州快三 > 穿越小说 > 长宁帝军 > 第六百二十四章 术业有专攻
      陈冉溜溜达达的从军帐里出来,闲来无事,忽然想到廷尉府的人在审问那位渤海国的左丞相韩元衍韩大人,顿时来了兴趣,又溜溜达达的奔廷尉府的营帐那边过去。

      到了账外听了听没有惨叫声,有些失望。

      门外守着的几名廷尉都认识他,笑着打了招呼。

      陈冉问:“哪位大人在问?”

      一名廷尉回答:“是百办聂大人?!?br>
      在白山关的廷尉府千办方白镜回长安之后,现在军中廷尉府主事的是百办聂野,聂野年纪不大,据说才十九岁,是方白镜极为器重的一名手下,大家都说他将来也必然会是廷尉府千办之一,而从年龄结构上来分析,韩唤枝退下去有极大的可能是方白镜升任都廷尉,才十九岁的聂野升任千办,将来或许就是下一任都廷尉的人选。

      陈冉之前和聂野见过几次,觉得是个挺有意思的年轻人,不过一直都学着方白镜那股子劲儿,整个人绷着,冷酷倒是冷酷,可就显得没有什么人情味。

      实际上,方白镜是从韩唤枝那学来的冷酷劲儿,聂野又从方白镜那学来。

      廷尉府上上下下,被韩唤枝影响的人太多了。

      可自从上次陈冉找个没人的地方想方便一下,看到树林里聂野也在撒尿,而且撒尿写字的时候,他就知道这个孩子并没有那么简单。

      绝大部分男人都干过撒尿写字这种事,一半人写的都是比较简单的字,比如大,但绝对不会有人写过小,心理作用,有人写过自己的姓,有人写过别人的姓,可是像聂野这样写了个浪字的一定不多。

      陈冉进了军帐,看到聂野坐在椅子上正在剪指甲。

      这是廷尉府的惯用套路,先什么都不问,只是坐在对面安安静静的剪指甲,在某种时候,指甲刀其实是一种暗示,剪指甲也是一种暗示,会带给犯人很大的心理压力。

      这也和韩唤枝学来的。

      军帐里很安静,所以那咳哒咳哒的剪指甲的声音都显得有些刺耳。

      聂野一抬头看到陈冉进来连忙起身:“陈队正?!?br>
      陈冉笑起来:“我也没事就是过来看看这位使者大人招了什么没有,将军让我去睡觉休息,可哪里睡得着,觉得你这边应该有意思就过来学学,聂百办问出来什么没有?!?br>
      “还没问?!?br>
      聂野让人拿了一把凳子来放在自己身边,两人坐下来后他对陈冉说道:“好歹这位也是渤海国的左丞相,一国重臣,所以总不能一上来就拔人家指甲,也不能上来就先把头发剃光,当然更不能用竹签插指甲缝,先礼后兵?!?br>
      陈冉点头:“对对对,先礼后兵?!?br>
      他看向韩元衍:“你知道大宁廷尉府是干什么的吗?”

      韩元衍不知道才怪,廷尉府的那恶名可不仅仅是在大宁之内被人熟知,大宁周边各国,包括黑武在内,大部分都知道宁国廷尉府是干嘛的,也都知道廷尉府里是一群什么样的人。

      韩元衍咽了口吐沫:“知道,可是你们这样难道不觉得有失风范吗?宁国自诩天朝大国,我为使臣,自古以来两国交兵不斩来使,大宁皇帝陛下恩义之名传播于天下,你们这样做也会让大宁皇帝陛下脸上蒙羞?!?br>
      “哪个说要斩你了?”

      陈冉指了指聂野:“聂大人说的是拔光你的指甲,或是往指甲缝里钉竹签,这和斩你是两码事......对了韩大人,你见过往人指甲里插竹签吗?”

      韩元衍的额头上已经紧张的冒出来一层汗,被陈冉和聂野这一吓,额头上的汗水更多了起来,顺着脸往下流,不住的用衣袖擦拭。

      “没,没见过?!?br>
      “来,可以见见?!?br>
      聂野朝着外面喊了一声:“带个俘虏进来?!?br>
      不多时,两名廷尉押着一名身穿残缺不全校尉军服的渤海国军人进来,那人看起来四十岁左右,典型的渤海人相貌,高颧骨,单眼皮,嘴唇显得很薄,看着就有一种让人不喜的阴损相。手机端 一秒記住『笔\趣\阁→m.\B\iq\u\g\eTv.C\o\m』為您提供精彩\小說閱讀。

      聂野让人把那校尉绑在一把椅子上,椅子之前已经固定在地上,然后他拉着自己的椅子坐到那校尉对面。

      “平光城里有多少守军?”

      聂野问。

      那校尉紧张的看了看聂野,又下意识的看了看韩元衍,以他的级别还不到认识这位左丞相的地步,可他认得出来韩元衍身上那件官服。

      “我......不知道?!?br>
      “插吧?!?br>
      陈冉在旁边说了一句:“忽略审问这个步骤,太麻烦?!?br>
      聂野本来还想走一便程序,想了想也就无所谓,指了指那校尉:“上刑?!?br>
      两名廷尉上来把那校尉的手按在座椅扶手上,一名廷尉打开随身带着的布包,里边是一枚一枚细长的铁钉,最长的那根能有一尺,陈冉倒是第一次见到这东西,他还真以为是竹签的,原来是铁的,寸长的那种是钉指甲缝的,那一尺多长的那个是往哪儿插?

      聂野看到陈冉严重的疑惑解释道:“竹签那种一次性的东西太浪费了?!?br>
      陈冉没好意思说你解释的不是我疑惑的,可他又不好意思问那一尺多长的铁钉干吗用,总觉得有些猥琐。

      廷尉将一根铁钉抽出来,在那校尉惊恐的视线注视下将铁钉接近他手指,这名渤海国的校尉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,不停的吼叫,可是身边两名廷尉把他按的死死的,椅子又已经固定住,他怎么可能挣扎的出来。

      “别,求求你们不要,不要啊?!?br>
      那校尉嘶哑的喊声让韩元衍都颤抖起来,他是个文人,他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。

      聂野淡淡道:“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平光城里到底有多少守军?”

      “我......”

      校尉脸色惨白的看着聂野,又一次转头看向韩元衍。

      韩元衍吓得扭头不敢看他。

      “唔?!?br>
      聂野拉着椅子坐到韩元衍身边:“看起来他似乎把你当主心骨了,也对,你身居高位是渤海国左丞相,既然渤海王派你来就说明对你也足够信任器重,你看你的人如此可怜巴巴的看着你,你不该有所表示吗?”

      韩元衍只是扭头不看聂野,也不看那名校尉。

      陈冉在旁边笑着说道:“廷尉府有一位韩大人,面前这位也是韩大人,在廷尉府里治一位韩大人,想想还挺有意思的?!?br>
      聂野笑着摇头,指了指韩元衍:“直接给他上刑吧,难为一个级别很低的校尉也没有什么成就?!?br>
      捏着铁钉的校尉随即转到了韩元衍这边,而那两个按着校尉的廷尉也过来,一个站在韩元衍身后按住他的肩膀,另外一个俯身将韩元衍的手按在座椅扶手上,韩元衍一下子就好像炸了一样,疯狂的想站起来,可他一个文人哪里敌得过两个如狼似虎的廷尉,被一拳打在嘴角上,嘴也破了,血也流了,脑袋里还嗡嗡的。

      “上刑?!?br>
      聂野吩咐了一声,廷尉手里的铁钉随即对准了韩元衍的指甲缝。

      而坐在旁边的那个渤海国校尉竟然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。

      “六万!”

      韩元衍忽然高声喊起来:“平光城里有精锐禁军六万,都是能征善战之兵,除了这六万禁军之外还有退守城中的败兵,加起来也有一万多人,可你们应该明白,渤海王恩威之下,城中二十万百姓也都会是他的护卫,到时候城中几十万人,都是守城的军队?!?br>
      “我其实没兴趣知道城中有多少守军?!?br>
      聂野走到韩元衍身边,手掌按着韩元衍的肩膀:“我只不过是想看看你的心理防线坚固不坚固,你可能自己没有想过,当你开口给了我第一个答案,那后面的答案就会源源不断?!?br>
      韩元衍脸色发白:“不可能?!?br>
      韩元衍指了指那名校尉:“把他放了,送回到平光城下,就说是作为交换把韩大人留在这了,他回去跟渤海王复命?!?br>
      那校尉的脸色顿时一喜。

      可紧跟着眼睛里有出现了恐惧。

      “不!”

      韩元衍立刻就急了:“不能让他回去,让他回去胡说八道渤海王会杀了我全家?!?br>
      聂野招了招手:“再多带几个人回来,要校尉级别以上的俘虏?!?br>
      不多时廷尉又押着六七名渤海国的俘虏进来,其中两名五品将军,一名四品将军,剩下的都是校尉。

      “你们认识这位韩大人吗?不认识的话我介绍一下?!?br>
      聂野指着韩元衍说道:“这位就是你们渤海国的左丞相韩元衍,他已经弃暗投明,他愿意协助我大宁的军队攻破平光城,所以我给了他保证,城破之后非但不杀他全家,而且还保留他的官职,将来可以继续做官,为我们留守平光城的人做事,做的好还有丰厚的奖励,甚至可以把家人送到长安城定居?!?br>
      聂野看向那六七个人:“你们呢?有没有愿意和韩大人作伴的?!?br>
      韩元衍大声喊道:“我没有!”

      “那刚才是谁告诉我说,城中守军有六万禁军的?”

      聂野立刻问了一句。

      韩元衍顿时哑口无言。

      “把人带出去?!?br>
      聂野吩咐了一声,廷尉随即把那六七个人带了出去。

      聂野坐在韩元衍对面,直视着韩元衍的眼睛:“我刚才跟你说的不是开玩笑,只要你能协助大军破城,我保你全家无事,还可以给你大笔的银子,让你到我大宁随便一个地方定居,你若是不想离开故土,可以留在平光城里做官,协助大宁军队维持秩序,当然,你也可以不答应?!?br>
      聂野笑了笑说道:“刚才进来的那些人我会都放回去,我也不知道他们会和渤海王说什么,我想着你这样的一位重臣,渤海王必然是信你不信他们的,所以你全家老小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事,你这样位高权重的人应该也不怕赌一把对不对?”

      韩元衍恐惧的看着聂野,在他眼里看到的那不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年轻人,而是一个恶魔。

      “给你一个时辰的时间自己想想?!?br>
      聂野起身,看了看陈冉:“咱们出去走走?”

      陈冉对聂野佩服的五体投地,出了门之后就挑起大拇指:“了不起?!?br>
      聂野笑道:“术业有专攻,我们就是干这个的......这个韩元衍你杀了他没有意义,放回去才有意义,他若是能协助大军打开城门,我们就能少死很多兄弟?!?br>
      


      ←

      →

      
  • 到户就不是计划经济,统一经营坚持集体的是计划经济。 2019-07-15
  • 五师九○团公开竞价销售2100吨机采棉花副产品 2019-07-09
  • 越南的推墙带路党已成气候,到了尾大不掉的程度。 2019-07-09
  • 为什么最早的货币出现在中国? 2019-07-08
  • 凤凰古城端午抢鸭子大战引万人围观 2019-07-08
  • 四川达州一商贸城遭遇大火 40个小时后仍未扑灭 2019-07-04
  • 石家庄、定州大沙河惊现3公里“垃圾带” 2019-06-30
  • 回复@跟踪追击:咱从来没认为西方民主有什么好! 2019-06-30
  • 端午将至,我们更加要严格自律,不能趁过节之际搞吃喝送礼、公车私用、公款旅游等,要严防不正之风反弹回潮。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,安分守己,加强自我管理和监督,严格遵守 2019-06-29
  • 湖北城镇公厕建设技术导则出台 每平方公里应有3到5座公厕 2019-06-28
  • 黄淳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6-28
  • 青海100个最美观景拍摄点 2019-06-19
  • 安徽秸秆综合利用引来“金凤凰” 两天签下275亿大单 2019-06-09
  • 证监会:广东科茂林、北京翰林航宇IPO涉嫌违法违规 2019-06-09
  • 云阳神秘迷宫9月迎客 2019-06-08
  • 电子游戏发展方向 欢乐斗地主手机版记牌器 好运彩3app 足球胜分差 山西快乐10分遗漏 体彩排列五走势图带连线图专业版 福建时时彩诀窍网站 牛牛怎么玩骰子 网球初学正拍动作图解 任选9场的玩法 体彩河北十一选五结果 威廉希尔平赔分析 新疆时时彩预测软件 内蒙古快3最大遗漏 新疆11选5走势图36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