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新华社评论员:扎实践行新时代党的建设总要求 2019-04-17
  • [鄙视]一边玩去,咱连羞辱你的兴趣都没有了! 2019-04-17
  • 林郑月娥:新界是香港连接大湾区城市群的重要窗口 2019-04-15
  • 读原文、听原话、悟原理 2017,传媒人学“习”笔记 2019-04-15
  • 新时代建筑的审美需要 2019-04-14
  • 第20届中国·古镇国际灯饰博览会今天盛大开幕 2019-04-13
  • 引进人才关键在用好人才 2019-04-13
  • 坚守65天 穿梭长江源头——青海移动助力班德湖斑头雁孵化直播 2019-04-12
  • 民俗博物馆多彩活动迎端午 2019-04-12
  • 事实是应该找找中国的一些所谓的专家为什么越来越愚蠢的原因了?也应该找找转帖者“风水神”等为什么会与那些愚蠢的所谓专家扯在一起的原因了。哈哈哈哈! 2019-04-08
  • 严重精神障碍管理治疗规范更新 2019-03-30
  • 坚守一条红线 维护生态安全(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——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) 2019-03-25
  • 韩教头2次蔑视恒大遭打脸!害惨日本双冠王难自保 2019-03-25
  • STEM:好理念怎样变成好课程 2019-03-23
  • 8周年!全新米聊开启内测:优化聊天新增连麦小游戏 2019-03-23
  • 贵州快三 > 穿越小说 > 山狼 > 第三百六十一章 夜色枪声
      听到赵世勋的询问,周宇沉思了片刻后说道。

      “我出发前一连就已经上路了,不过他们虽然抄了近道,但怎么也得再过两个小时才能赶到这?!?br>
      听到这,赵世勋赶紧下意识的看了看时间。

      “……现在是下午一点三十分,再等两个小时,如果一连能赶到,那就在四点十分准时发起攻击。

      如果他们赶不到……,那就先让队伍撤下山来,等到明天再说?!?、

      在从马三顺的口中得知刘黑子的为人后,赵世勋也发现自己将事情想的过于简单了。既然对方早就反对加入八路军打鬼子,那这次的摩擦很可能就是早有预谋。

      既然如此,自己原来的计划就显得过于仓促了。

      ……

      除此之外,还有一点赵世勋并没有直说出来,就是他对刘黑子的态度产生了很大的怀疑。

      对方那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,显然不是一个土匪面对正规军时应有的状态。

      要知道,自己的队伍可是将稀少的大炮都抬了出来。面对如此强大的火力,换做一般的土匪早就主动低头认错了。而那个二当家的刘黑子,却一反常态的继续跟自己叫板。

      原来赵世勋还觉得对方只是胆子大了点,但从马三顺口中得知对方的想法后,赵世勋便觉得对方似乎并不只是一时的悍勇。

      也就说,对方显然是不怕自己攻打他们的山寨,显然是有所依仗,显然是有恃无恐!

      也是因此,赵世勋才最终放弃了惩罚性攻击的计划,改为等待增员的到来,以优势兵力发动攻击。同时,他还让三排派出两个班,尽量将警戒的范围扩大,尤其是要盯住北面日军据点的方向,严防卧龙山的土匪与日伪军合流。

      就这样,在双方的对峙中,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最终来到了下午三点三十五分。

      望着下山仍然空荡荡的山路,赵世勋最终还是决定放弃攻击卧龙山的计划,先把队伍带下山再说。

      很快,得到命令的大鹏便将山上的一排二排与炮兵分批撤了下来。

      不过即使是如此,赵世勋还是让大鹏留下了几个战士,要他们在盯着山上的土匪,防止他们主动下山袭击。

      就这样,在时间进入下午四点的半的时候,除了十几个外派的警戒哨外,大部分独立支队的战士都撤到了山下一处背风的山谷内,准备临时在此宿营。

     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后,在进入黄昏时分时,黑娃才带领一连拖着疲惫的脚步,在哨位的接应下来到了临时宿营地。

      一天一夜,一连在黑娃的带领下,刨除吃饭和短暂四个小时的睡眠外,基本上是一直在赶路。

      而由于走大路太绕,因此黑娃他们几乎是一路翻山越岭披荆斩棘而来。

      因此,对于黑娃他们来迟这件事,赵世勋也不忍多少什么,只是让周宇赶紧带战士们去吃饭休息。

      在安顿好疲惫的一连后,赵世勋周宇将大鹏和黑娃以及马三顺叫到了一起,短暂开了一个临时作战会议。

      本来马三顺是不想参加的,因为他此时不过只是一名新战士,不管是的军衔还是资历都不够列席会议的。

      不过赵世勋给的理由也让他无法拒绝,就是他是唯一熟悉卧龙山地形的人。

      黄昏下,赵世勋在地上简单画了一下卧龙山的范围图,随后坐在一块石头上,摇晃着小树枝说道:

      “诸位,现在我们的位置是在这里,而卧龙山的第一道防线就设在距离距离我们三里半外的半山腰上。

      至于这卧龙山还有没有其他上山的途径,想必马兄弟应该能说个一二?!?br>
      闻言看了看大家,马三顺犹豫了一下,最后还是捡起一个干枯的树枝,在地上的卧龙山地图上简单的画了两个位置。

      “支队长,指导员,这卧龙山虽然山势险峻,但也不是只有山门这一条出路。

      在山的东北方向,其实还是有两条险要的捷径可以进出山寨的。

      ”说到这,马三顺指了指其中的一个靠北的标记继续说道:

      “这里叫鹰愁涧,是一处接近十几仗高的悬崖。这里本来是一处绝路,不过陆百川在这里布置了两根粗大的绳索,关键时刻可以用来逃命。但如果我们要利用这里上去,那难度就太大,而且速度也太慢。

      而靠东的这条路,名叫一线天,是卧龙山平常进出山寨常用的一条捷径。

      你别看这里到处都是几仗高的山崖,但其中却有一道石头缝形成的小路。虽然陡峭,却可以容得两人并肩走上去。不过这里虽然是通路,但需要指出的是,这里和他的名字一样,基本上属于一夫当关万夫莫开?!?br>
      听到这,大鹏满不在乎是呵呵一乐。

      “我说马兄弟,你说的也太邪乎了吧?;挂环虻惫赝蚍蚰?,你以为说评书呢?!?br>
      淡淡的一笑,没有理会大鹏的暗讽,马三顺看着赵世勋和周宇继续说道:

      “这一线天前面的路都是东拐西拐,没有什么难度。但最后这近百步的距离,正好是一条坡度很大的直路。

      而且这段路很邪乎,只要有人在上面走,那脚步声就会非常明显,还有一阵阵的回音。

      所以你要想在不惊动上面人的情况下摸上去,基本上是不可可能的。

      而且最要命的是,陆百川在这条路上面的尽头,专门布置有一挺捷克式和三十名手下防守。

      相信我,硬冲上去的话,出了吃子弹外你什么也得不到?!?br>
      听到这,赵世勋和周宇相视了一眼,皆是一脸的凝重。

      “看来,这卧龙山能在这一代屹立这么久,确实不是仅凭几条枪而已?!?br>
      盯着地上的卧龙山地形图,周宇淡淡的说了一句,随后转头看向身边的赵世勋。

      “老赵,卧龙山这块骨头怕是不好啃啊。我担心,硬打的话搞不好会伤亡很大……?!?br>
      闻言没有说话,赵世勋只是缓缓的站起身,开始在附近来回踱步。

      显然,周宇的话提醒了他,这场仗如果打起来,代价是否是目前的独立支队所能承受的。

      要知道,虽然眼下部队士气高涨,但装备匮乏缺乏训练的情况并没有得到多大的改善。

      而且就算自己有几门掷弹筒和一门九二步炮的火力优势,但赵世勋却并不想将这点仅有的重火力浪费在一群土匪身上。

      他知道,虽然最近日伪军就跟未出阁的小媳妇一样,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缩在据点里不出来,似乎是被八路军打怕了。

      但赵世勋很清楚,只要独立支队稍微露出一点疲惫虚弱的样子,对方就会立刻露出凶残的獠牙,然后冲上来把己方吞的骨头渣都不剩。

      而且目前的战争局势,赵世勋实际上并不像他的上级那样充满乐观。

      作为一名职业军人,他知道日军虽然看似在收缩防御,但日军在战场上的优势并不会因为他们收缩防线而有所减小,反而会如同缩回来的拳头,攻击力逐渐变强!就如同一群缓步后退的疯狗,看似是怕你了,实则是准备更疯狂的反扑。

      所以在这个节骨眼上,赵世勋虽然很想尽量肃清根据地内的敌对势力,给独立支队争取更大的活动空间。但他也很清楚,自己还没有到了可以无视日伪军反扑的时候。

      想通了这件事后,赵世勋停住了脚步。

      “好了,攻打卧龙山的任务暂时取消。从现在开始,三连负责前半夜的守卫工作,一连负责后半夜的守卫工作,其他人抓紧时间休息,散会!”

      话闭,赵世勋便和周宇一起,亲自负责营地附近的明哨暗哨布置工作。

      ……

      一个多小时后,随着最后一丝阳光彻底从西面的天际消失,

      除了在山谷之中几个隐隐发亮的火堆,整个大地都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。

      夜里八点,赵世勋和二十几个三连的战士围绕着一处火堆,说着自己以前和日军作战的一些战例和趣事。

      言语声中,不时的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和笑声??吹贸?,战士们听的是津津有味。

      ……

      砰……!

      突然间,一声枪声忽然从营地西面传了过来,惊的众人蹭的一下站了起来。

      “是三八大盖,三连一排的人跟我来!”

      盯着西边的黑暗,跳起身的大鹏一边拔出自己的盒子炮,一边招呼身边的战士跟上自己的脚步。

      而在大鹏带人离开的同时,整个营地的士兵也纷纷被叫了起来。

      显然,这一声突兀的枪声,让众人的心一下被提到了嗓子眼。

      “大家不要乱,就留下一个火堆,其他的全都熄灭!三连的人马上向我这里靠拢!”

      盯着枪响的位置,赵世勋沉着的下令战士们熄灭用于取暖的火堆,随后开始集结队伍。敌情不明,再加上这一代又是敌占区,赵世勋知道此时此刻最要紧的就是让迅速隐蔽队伍,然后查明敌人的数量和目的。

      很快,原本明亮的营地就只剩下一个不大的火堆还在燃烧,整个山谷瞬间昏暗的了下来。

      没多久,在三连其他轮休士兵集结完成的时候,黑娃和周宇夜已经将一连休息的集合完毕,很快带到了赵世勋身边。

      ……未完待续。

      (本章完)
  • 新华社评论员:扎实践行新时代党的建设总要求 2019-04-17
  • [鄙视]一边玩去,咱连羞辱你的兴趣都没有了! 2019-04-17
  • 林郑月娥:新界是香港连接大湾区城市群的重要窗口 2019-04-15
  • 读原文、听原话、悟原理 2017,传媒人学“习”笔记 2019-04-15
  • 新时代建筑的审美需要 2019-04-14
  • 第20届中国·古镇国际灯饰博览会今天盛大开幕 2019-04-13
  • 引进人才关键在用好人才 2019-04-13
  • 坚守65天 穿梭长江源头——青海移动助力班德湖斑头雁孵化直播 2019-04-12
  • 民俗博物馆多彩活动迎端午 2019-04-12
  • 事实是应该找找中国的一些所谓的专家为什么越来越愚蠢的原因了?也应该找找转帖者“风水神”等为什么会与那些愚蠢的所谓专家扯在一起的原因了。哈哈哈哈! 2019-04-08
  • 严重精神障碍管理治疗规范更新 2019-03-30
  • 坚守一条红线 维护生态安全(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——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) 2019-03-25
  • 韩教头2次蔑视恒大遭打脸!害惨日本双冠王难自保 2019-03-25
  • STEM:好理念怎样变成好课程 2019-03-23
  • 8周年!全新米聊开启内测:优化聊天新增连麦小游戏 2019-03-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