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到户就不是计划经济,统一经营坚持集体的是计划经济。 2019-07-15
  • 五师九○团公开竞价销售2100吨机采棉花副产品 2019-07-09
  • 越南的推墙带路党已成气候,到了尾大不掉的程度。 2019-07-09
  • 为什么最早的货币出现在中国? 2019-07-08
  • 凤凰古城端午抢鸭子大战引万人围观 2019-07-08
  • 四川达州一商贸城遭遇大火 40个小时后仍未扑灭 2019-07-04
  • 石家庄、定州大沙河惊现3公里“垃圾带” 2019-06-30
  • 回复@跟踪追击:咱从来没认为西方民主有什么好! 2019-06-30
  • 端午将至,我们更加要严格自律,不能趁过节之际搞吃喝送礼、公车私用、公款旅游等,要严防不正之风反弹回潮。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,安分守己,加强自我管理和监督,严格遵守 2019-06-29
  • 湖北城镇公厕建设技术导则出台 每平方公里应有3到5座公厕 2019-06-28
  • 黄淳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6-28
  • 青海100个最美观景拍摄点 2019-06-19
  • 安徽秸秆综合利用引来“金凤凰” 两天签下275亿大单 2019-06-09
  • 证监会:广东科茂林、北京翰林航宇IPO涉嫌违法违规 2019-06-09
  • 云阳神秘迷宫9月迎客 2019-06-08
  • 贵州快三 > 玄幻小说 > 一世道祖 > 第一百三十章 混沌榜
      这片天地充斥着无数璀璨的光亮,无数符纹汹涌,像是一场洪流,铺天盖地的向着九牧覆灭而去。

      此时所有人都忍不住的对着九牧出手,满天都是耀眼的符纹之光,让这里看起来变的异常的绚烂与恢弘。

      一股无比凶险的气机顿时让他全身寒毛都在倒竖,他心中明亮如镜,此时也没有时间给他犹豫,唯有孤注一掷。

      他脚步落下的频率更快了,强撑着那无比可怕的气机,猛地一步踏了上去。

      瞬息之间,天地似乎恢复了平静,那些呢喃消失不见了,那宛若擎天的身影也是消失不见,惶惶一片,似乎看清的都是天地大道。

      紧随着,漫天都是符纹尽数破灭,流光绽放,似乎在这里下起了一场耀眼的光雨。

      “轰隆??!”

      滔天轰鸣落下,这种毁灭的气机让无数人面色剧变,眼眸中还带着惊恐之色,瞬间被大破灭淹没。

      道灵眼中带着狰狞,口中还在张合,似乎在呢喃,瞬间一切都被淹没了起来。

      天地一片轰鸣,远远看去,在那道场之上,一团劫云横空,那里被无数烟尘淹没。

      可怕的轰鸣久久不绝,回荡在群山万壑中,那里有着惊人的神光在绽放。

      这里的动静无比剧烈,惊醒了无数的生灵,远远的向着道场方向看去,此时他们任然能够感受到其中的充斥着毁灭的气机。

      “咳咳……”

      不知道过了多久,一声剧烈的咳嗽从烟尘中传出,随之便是一阵喘息声。

      只见一道身影从那烟尘中挣扎着爬起,然后跌跌撞撞的离开,此时那人身上出现了许多伤痕,纵横上下,皆是狰狞的口子,伤口中尽是褐色的疤痕。

      “一群该死的混账……”此人发出一声怒吼,随后就地坐了下来,抬头看着那湛蓝的天空,重重的呼吸了一声,眼中带着劫后余生的喜悦。

      随即,一阵沙沙声响传出,那人面色陡然警惕了起来,急忙起身,向着后面看去,眼中闪过一丝狐疑,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这里除了他竟然还有人活着。

      一道比他伤势还要重的生灵出现,半截身子都被打裂了,口中还在不断淌出鲜血,眼眸中的光芒都变的无比暗淡。

      豁然抬头,神色陡然一怔,眼中带着一丝难以置信,随即转身就要离开,但是此时一道纹光已经掠来,波动并不强烈,但是此时却是异常致命。

      “嘭!”

      纹光顿时炸开,伴随着一声惨叫,那半截裂开的身子宛若陶瓷般碎裂开来,惨叫凄厉,这是一种撕心裂肺的剧痛。

      那人顿时吐出一口浊气,放下心来,又是一道问道脱手而出,制止了那人的说话,当即血光溅开。

      做完这一切,那人将兽囊抓住,随后缓缓退开,开始滋养着自己受伤的身体。

      这里重新归于了寂静,这里气机紊乱,让人觉得压抑,在那其中,隐隐中似乎笼罩着一层朦胧的混沌之气。

      此人面色中带着一丝贪婪,没有着急,却是时时都在注意着其中的情况,与此同时,心中还有一丝警惕,他怕那里面的人没有陨落。

      有风声响起,似乎这里起风了,烟尘打着旋的离开,带着一股悲凉之意。

      从遗??艟嘟褚丫巳?,来到道场已有快两个月的时间,那一场大破灭似乎将这里的一切都毁灭了,让这里变成了废墟,许多规则都碎裂了,坚固的大地也被那恐怖的力量撕裂开来,让这里成为一片狼藉。

      那人依旧还在那里,身上的伤似乎也好了差不多,眼中流淌着神光,异常的璀璨。

      此时他身上的气息很强大,经过这几天都修养,让他看起来似乎变的不一样了。

      看着那里氤氲一片,他眼中闪过光芒,仿佛变的有些蠢蠢欲动,似乎想要将强闯。

      不论是先前的灵纹土还是那半圣悟道的蒲团,都是无比罕见的宝物,若是就这样离开,难免会有一些不甘心。

      这几日,不断有生灵出现,皆是被他强势斩杀,这里出现的东西他不允许有人说出去,也不允许有人觊觎,似乎在他看来,这一切都是属于他的。

      终于,他动了,手掌之间,有着炽盛的纹光绽放,掌心中流光蕴动,很是耀眼。

      一掌落下,直接抓了过去,他还是不愿意离的太近,像是在怕着什么一样,至今心有余悸那蒲团的神威。

      很快,他眉宇一蹙,那里面太朦胧了,就算他那筑台境后期的修为都看不透,而且心总有一种怪异的感觉,说不清道不明,也很朦胧。

      那里的气机似乎被遮蔽了,朦朦胧胧的,但是其中却是有着绚烂的光芒在闪烁,像是星河涌动一样。

      这样的能量很是雄浑,就算是隔着那一片朦胧的地带,那人也感觉到其中的不凡,那种力量太过于非凡了,若是得到定然会有着不少的好处,这无疑让他很是心动。

      而且这里天地规则圆满,若是能够得到那东西,很有可能会更上一层,甚至将灵台提升至仙台也说不定。

      紧蹙的眉宇却没有舒展开来,他的很警惕,饶是其中能量璀璨,也不曾莽撞,一次次的试探。

      抓进去的符纹一次次的被覆灭一空,也没有放弃,很是执着。

      随着时间,那里面的流光骤现,传出了呢喃道音,很是恢弘,似若神灵吟唱,这种气机古老,似乎散发着一股惶惶之威,撼人心神。

      那人瞬间被吓了一跳,险些撒腿便跑,但是很快他发现那吟唱并不同于那蒲团中带着的声音,也就放下心来。

      那里的气息越发的浓郁了,很是诱人,甚至带着一股晦涩的波动,好像是有着什么破茧重生了一样。

      带着一股生之气息,充斥着惊人的生命精华。

      此时在那遥远的星河中,一尊周身笼罩在星河中的生灵双眸陡然一睁,宛若两轮大日绽放,隔着遥远的星河,向着天地一处看去。

      一时间,一股风暴骤起,在一处古老遗地中,一尊菱角分明的石刻在发光,周身都在笼罩在和圣辉,很璀璨,也十分耀眼,瞬间惊醒了那守护者,浑身震颤,眼中带着希冀。

      有着古老的圣钟嗡鸣,轻颤不起,瞬间震碎了一片星辰,让哪里成了一片破灭之地。

      也有着无上强者,双眸开阖,生出死寂的光芒,将天地都在震颤。

      在那遗迹中,混沌气息氤氲朦胧,此时的九牧缓缓恢复了清醒,手中的灵纹土已经消失不见,蒲团上的光芒也变的暗淡了起来,像是凭空失去了许多神性。

      这里一片流光朦胧,还残留着炽盛的生机。

      “发生了什么?”

      九牧自语,他似乎做了一个冗长的梦,他征战于天穹之中,甚至曾让万族失声,血海浮沉,染红了天穹。

      随着苏醒,那梦境也消失不见,很朦胧,随后也忘的差不多,他似乎在询问顽石他们,从他面临那一场风暴之后,整个人体内能量枯竭,最后重重的倒在了蒲团之上,这里似乎发生了爆炸,最后便失去了什么也记不清了。

      “那团灵纹土被你吸收了,但是你当时已经昏迷了,谁也不知道你身体究竟发生了些什么变化,似乎不一般?!?br>
      过了一会儿,顽石才开口,它的声音依旧有些弱,似乎还不曾从那场大战中恢复过来。

      晨女暮皇也陷入了一种很诡异的状态,似是在领悟什么东西,在顽石看来他们两个更多的像是在沉睡。

      九牧闻言,顺着蒲团便坐了下来,运转着体内体内气血,还带着一股神曦涌动的声音,很是惊人。

      骨骼上的纹络也变的凝实了起来,虽然还没有彻底烙印在上面,但是也比先前凝实了许多。

      这里的气机在不断消失,很快,那层混沌气息逐渐散尽,随之一股凌厉的杀机骤然扑面而来。

      一团璀璨到符纹光芒绽放,瞬间落下,向着九牧笼罩而来。

      九牧双眸一抬,随手一掌便是拍了下来,掌中光芒氤氲,赤霞绽放。

      “你竟然还没有死?”

      那声音很冷,杀机越发的凌厉,话音一落直接出手,没有什么迟疑。

      他动用了低手,没有丝毫小瞧九牧,眉心中光芒大盛,发出一道炽烈光芒,光束惊人,九牧瞬间打出一团古纹向着那光束撞去,轰隆一声,古纹炸开,化成漫天光焰消失,这种威势很是可怕,让人发毛。

      这一击碰撞很是剧烈,掀起了一片涟漪散去,让空中都是猛地爆出一团炫目的光,光雨飞洒,落在地面的岩石上,发出阵阵“嗤嗤”声,地面出现一个有一个可怕的深洞。

      “没想到受这么重的伤,都还能接的下,果然有两下子?!?br>
      那人眼中带着的兴奋之色,在地上用力一蹬,当即令这片大地一震,一股惊人的波动传出,涟漪暴涨,向着肆虐蔓延开来。

      他的肉身不俗,在这里得到了一些机缘,让他实力增长的很快,更何况,在他看来,此时的九牧身受重创,正是斩杀的他的好时候。

      他满头赤色发丝飞舞,一下子腾空而起,双臂展开,向前俯冲而来,如同一头大鹏展翅,凌厉无比,那种恐怖的气息非常慑人。

      这里随着那一场大破灭,笼罩在这里的强者气机也早已经消散,不在禁空,他的实力则是爆发到了极致。

      令人心惊的是,此人身上的气势太盛了,简直就像是山洪爆发,从那星河中奔涌而来,令人无法直视,不敢撄锋。

      “难怪有底气对你出手,这人很强大,甚至已经不弱与一些仙台境的修者了?!?br>
      顽石的声音传来,看的清楚,此人的确很强大,而且明知道九牧在这里还敢不顾一切冲杀而来,显然是有所准备的。

      而且此人身上还有一些强大的底牌,不容小觑。

      此人俯冲而至,带动起一股狂风,地上飞沙走石,云雾澎湃,且有霞光闪烁,骇人至极。

      他面色中很是自信,他有底气,能够一举将九牧镇杀在这里。

      九牧自始至终都很冷静,他很清楚自己的肉身有多么的强大,若是此人一直动用符纹之力到能够让九牧忌惮一二,但是此人认为九牧身受重创,竟然不知死活的扑了上来。

      “轰!”

      光霞璀璨,那人从空中扑了下来,双足踏落,踩向九牧的额骨,这是要以最强势的姿态结束战斗,一脚踏碎这个天之骄子,曾经让他也无比忌惮的生灵。

      九牧双眼清凉,面对着和这样的攻击,站在原地不动,只是探出了一只手,磨灭了那璀璨的霞光,而后砰的一声抓住那人的脚踝,以恐怖的古纹之力禁锢,而后猛力轮动起来,轰的一声砸在地上。

      令人心颤的轰鸣爆发而出,顽石都替他感觉到痛。

      轰鸣落下,一道道裂缝在地面蔓延,一个人型的坑出现在土石中,浑身痉挛,大口咳血。

      他浑身剧痛,眼中带着难以置信,他怎么也不敢相信,不是身受重创吗?为什么还会这么强大?

      “啊……”

      此人翻白眼,差点直接背过气去,他实力很强大,而且在这里肉身也得到了一个很惊人的增长,将这里的土石震裂,但是自身差点也裂开了,口中喷血,就要挣扎着起来。

      然而,九牧抓着他的脚踝,再一次的轮动了起来,轰的一声又是一记可怕的撞击,这一次此人直接昏厥了过去,身上的骨骼都断裂了许多,有的甚至直接穿破肉身,冒出了白森森的骨茬子。

      “这么弱是什么样的底气敢这样对我出手的?”

      九牧摇了摇头,此人要找死谁也怪不得。

      “过去了这么多天,想必那些还没有死的人都被他杀了吧,谁都知道你得到了不少的好处,而且这里面那蒲团的能量一直没有散尽,将你笼罩在里面,不知道你死没死,要是放弃了自然不甘,而且看你一出来就对你出手,显然是遇见了不少这样的情况,应该是那一场的大劫造成的吧!”

      随着顽石开口,九牧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,却是,若不是这样,以先前九牧爆发而出的战力,此人绝对不敢对他出手。

      还有就是,此人同样得到了一些机缘,自认为能够将九牧镇杀于此。

      还不等九牧动手斩杀此人,此人便醒了过来,瞬间爆发出一片炽盛雷光向着九牧笼罩而去,与此同时,他断掉了九牧抓住的脚踝,可见此人狠厉,不仅对别人狠,对自己同样狠。

      他们离的太近了,那雷光汹涌瞬间炸开,如同一片雷海咆哮,九牧瞬间撒手,浑身爆发炽盛血芒,竭尽所能出手,瞬间没入到这片雷海中。

      这里的气息一下子沸腾了起来,虚空气机紊乱,轰鸣不断。

      炽烈的光芒在碰撞,而后轰然炸开,化成一片绚烂的光焰。

      “轰!”

      那攻击被瓦解,那人口中大口喷血,踉跄着后退。

      这很惊人,要知道九牧动用了全力,而且此人先前已经身受了重创,等若一场激烈大战,重创之躯也没有被击毙,而只是让那伤势更重了一些。手机端 一秒記住『笔\趣\阁→m.\B\iq\u\g\eTv.C\o\m』為您提供精彩\小說閱讀。

      身上那些伤口虽然吓人,但是并没有伤到根基,显然有该族的宝物护体。

      这一击的效果,九牧不满,没有预期中的那么强。

      然而在那人眼中就不同了,这简直太恐怖了,这才一击而已,居然险些破掉了他族内的宝物,这无疑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。

      嗡的一声,九牧冲了过去,身上在发光,手中传出可怕的音啸,似乎将音障撕裂了一般。

      两道古纹奔涌,宛若两条狰狞的古兽一样,将前方笼罩,本身就遭受了重创的那人自然不敢再抗衡,尤其心中对九牧强横的肉身心有余悸。

      他想要逃离这里,但是九牧却是动了杀心,根本不给他丝毫机会。

      “轰”的一声,此人被轰飞了出去,血光碎裂,倒在地上抽搐,再也不能站起来。

      血液将大地都染红了一片,地面龟裂,他眼中带着惊恐,想要求饶,但是身上纹光碎裂的太快了,几个呼吸的时间,便陨落于此。

      “倒是可惜了,这里居然没有碰见古兽血脉的生灵?!本拍撩嫔谢勾乓凰恳藕?,这一次,他在这里得到了太多的好处,不论是那灵纹土还是那蒲团,都是难以想象的至宝。

      更何况,在那石刻中,他的实力暴涨,让他与这里的天骄的差距在不断拉小。

      这里的一切都已尘埃落定,九牧将简单了收拾了一下,刚要准备离去,眼角却是出现一物。

      那尊通天彻地的巨影笼罩的神魔光芒已然消失不见,这是一尊碑,上面有着一些古老的名字。

      “这、这竟然是混沌榜?”

      顽石带着惊讶传来,甚至直接钻了出来,落在九牧肩上。

      “混沌榜?这些都是混沌榜上的生灵吗?看起来好古老!”

      这混沌榜的气息太古老了,而且那些名字都给人一种震慑的威压,无比浓烈,让人心生骇然之意。
  • 到户就不是计划经济,统一经营坚持集体的是计划经济。 2019-07-15
  • 五师九○团公开竞价销售2100吨机采棉花副产品 2019-07-09
  • 越南的推墙带路党已成气候,到了尾大不掉的程度。 2019-07-09
  • 为什么最早的货币出现在中国? 2019-07-08
  • 凤凰古城端午抢鸭子大战引万人围观 2019-07-08
  • 四川达州一商贸城遭遇大火 40个小时后仍未扑灭 2019-07-04
  • 石家庄、定州大沙河惊现3公里“垃圾带” 2019-06-30
  • 回复@跟踪追击:咱从来没认为西方民主有什么好! 2019-06-30
  • 端午将至,我们更加要严格自律,不能趁过节之际搞吃喝送礼、公车私用、公款旅游等,要严防不正之风反弹回潮。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,安分守己,加强自我管理和监督,严格遵守 2019-06-29
  • 湖北城镇公厕建设技术导则出台 每平方公里应有3到5座公厕 2019-06-28
  • 黄淳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6-28
  • 青海100个最美观景拍摄点 2019-06-19
  • 安徽秸秆综合利用引来“金凤凰” 两天签下275亿大单 2019-06-09
  • 证监会:广东科茂林、北京翰林航宇IPO涉嫌违法违规 2019-06-09
  • 云阳神秘迷宫9月迎客 2019-06-08
  • 当十位出0定组合的规律 江苏e球彩有规律吗 广东十一选五在线开奖 七乐彩开奖历史记录表 福建11选5走势图一定牛手机版 黑龙江p62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中国竞彩网比分直播记算器 玩二八杠的最新设备 福建31选7中4个奖多少钱 河内5分彩官网开奖 精准平码网站 有山东群英会软件吗 14场胜负彩18077 浙江十一选五结果 湖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百度彩票